金培麗,連雲港連雲區西墅村人,前不久她主動去村裡辦了退出低保手續。“朝村裡伸了11年的手,這次可以放下了。”帶著海邊人特有的響亮,金培麗說,我早想退保了,村委會說我孩子還沒讀完大學,再等等。7月份,兒子大學畢業找到了工作,再也不想拖著不辦了。
  是低保養活了金培麗一家三口。11年前,丈夫患癌症早逝,一雙兒女成了金培麗肩上不能承受之重。“能借的都借了,親戚朋友看到我都怕。欠了不少債。”金培麗說,2004年,村委會為她申請了每月150元的低保,在離家不遠的紫菜廠找到工作,艱難地過著日子。
  2006年,女兒考進鹽城工學院。金培麗看看家裡,不知道靠什麼能攢齊6000元學費。孩子說:“媽,我不想上大學了。”金培麗難過得不知道說什麼好。再難也得讓她念啊,頂多多打幾份工。那些年,金培麗當過保潔員、保姆,有時候一天做4份工。
  “今年我50歲,還能再苦10年。”金培麗算了算,廠里每月開2000元工資,還辦了養老和醫療保險,現在退休工人能拿到800多,10年後,她應該有1000塊了,足夠養老。
  連雲港現在的低保標準是每月720元,一年就是8000多元,省一點能保證一個人日常開支。親戚鄰居都勸金培麗辭掉工作,靠這個錢在家養老。但她認為,外面有很多貧困家庭,有上不起學的孩子,我讓出一個低保,這些窮苦人就多一分希望,低保名額應該讓給更困難的家庭。本報記者倪方方
  (原標題:“伸了11年手,這次該退出低保了”)
創作者介紹

過大禮

qg62qgpj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