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人現場
奪命繩索

童烈 寧波市公安局刑事科學研究所痕跡室主任,痕跡檢驗高級工程師
  一間不大的門面,堆滿了各種石材,但多而不亂。
  這就是李某的石材店,開了已經有些年頭了,生意一直還不錯,李某還買了車。
  今年3月27日下午2點,李某開車出門。一直到天黑,家人也不見他回來吃晚飯,手機也無人接聽。
  隨後幾天,依舊是不見人影手機無人接。經過多番尋找後,在東錢湖蝦公山隧道附近發現了李某的車,卻不見人影。堅持了19天后,4月23日下午,家人報警了。
  根據家人提供的線索,民警調查發現,剛好有一個監控對著李某的汽車。
  由於距離比較遠,監控拍下3月27日當天下午李某的車上走下了兩人米粒大小的人影,爬上了山。
  儘管無法確定兩人中是否就有李某,警方還是調集警力上山搜尋。下午4點多,在山上發現了一具屍體。
  經過辨認,正是李某。
  他,是被人勒死的
  也就在這個時候,童烈接到請求技術支持的消息。
  現場位於風景秀美的東錢湖畔。沿著環湖東路穿過蝦公山隧道,是一個半環形山坳,東北方向是山頂。山頂有一個通訊基站,一張綠色的隔離網將山分為南北兩側,李某的屍體就在距隔離網東北方向約80米遠處的山坡上。
  童烈記得,這山根本沒有路,披荊斬棘,從雜樹林中鑽進了山。此外,山也比較陡,坡度有三四十度的樣子,比較吃力,大概爬了400米就累得一身汗。
  路上他知道,死者是家裡的頂梁柱,失蹤多日了。到了現場,屍體的嘴巴上有一條藍底白點花紋的領帶纏繞著,脖子上纏繞這一根白色的繩子,雙手也被一根白色的繩子反綁在背後,雙腳邊上還有一團白色的繩子,一雙皮鞋散落在屍體兩三米遠處。
  在他眼裡,男子應該死於脖子上的這根繩子。
  隨後這個推斷得到了法醫的證實,男子死於機械性窒息死亡。通俗的說法就是,他是被人用繩索勒死的。
  一米八的壯漢,怎麼乖乖跟人上山
  李某生前住在江北,監控顯示,有兩個人一起從車上下來,那麼這人又是誰?
  童烈說,任何案件的現場勘查,都是在印證一種可能,排除掉其他的可能。
  首先就拿脅迫來說,對於一個一米八的身體健壯的男人,拿什麼來脅迫他?最重要的砝碼無疑是家人?可李某家人都好好的,沒有被任何人控制。再說,李某在不自願的情況下上山,那多少是會留下痕跡的。可之前的現場勘查沒有發現這樣的痕跡。
  同樣,單對單想要絕對控制李某,讓他老老實實地上山也不可能。
  剩下的就是誘騙了。
  對於一個成年人,要把人騙到山腳下不難,但要騙到如此荒涼的山上很難。
  隨著一個個疑問逐漸排除,童烈的腦海閃出一個詞,自願。
  或許這有點不可思議,可根據現場勘查的種種跡象表明,李某生前沒有被人控制。
  脖子上的致命繩索,井井有條
  自願一起上山,這意味著凶手可能和李某熟悉。
  最起碼的是,李某信任凶手。既然這樣,那麼凶手又為什麼要下殺手?
  根據外圍調查,以及鄰居反映,李某夫婦為人老實本分,不像是會跟人結怨。
  此外,李某身上捆綁的繩子,也通過自己的方式想要告訴人們些什麼。
  童烈說,看上去李某的雙手被反綁著。如果是在非正常、甚至掙扎的情況下,綁著的繩子肯定是繞圈式纏繞,並且凌亂。可當他們將李某手臂上的繩子慢慢解開時,卻發現繩子是呈現八字形捆綁的,一層一層很是細緻;並且腳上的繩子雖然已經脫落,但看上去也是如此。
  這些都說明,李某是遇害前被人捆綁著的,而且李某是自願被捆綁的,沒有任何反抗。
  再看李某脖子上的奪命繩索:後端很長,前方形成一個環,猶如牧民的套馬桿,只要後方一拉,前方的環就收緊,死死地勒住脖子。這個環形繩子同樣非常細緻,也印證了李某是自願被捆綁的,也不存在逃跑跡象。種種跡象指向李某與凶手存在某種默契。那麼,李某是自願被殺死的!他為什麼會自願赴死呢?童烈腦海又出現了另個畫面,相約自殺。
  在以往偵辦的案件中,這種情形也出現過多次:一個殺死了另一個,沒死的那個要麼是自殺不成功,要麼是殺人後沒有勇氣自殺。李某是不是這種相約自殺的犧牲品?
  童烈雖沒有搜尋到這種可能的證據,但也為案件的偵破指明瞭方向:李某生前有自殺傾向,凶手跟他相熟。
  凶手找到:“他雇我殺他”
  循著童烈的判斷,民警調出了李某生前的手機通話記錄以及QQ聊天記錄,結果都指向一個“熟人”王某。案發2天后,民警在河南洛陽抓獲王某。
  時間倒回到一個月前。20歲出頭的山東小伙王某在網吧上網,這時有個陌生人加他為好友,此人就是李某。
  開聊沒幾句,李某便讓他幫個忙,當然也不是白幫的,成功後他將會得到3萬元。
  面對如此好事,王某也聊開了。
  “你把我殺了……”
  王某笑了,以為對方是開玩笑。可他沒想到,這一切都是真的。
  李某一心求死,王某想想既能“成人之美”,還有錢賺,猶豫了幾天還是答應了。
  那天,王某應約來到寧波,李某駕駛自己的私家車帶他到了東錢湖。
  “你的這個不行,看我的……”見王某隻帶了一把小水果刀,李某打開了後備箱,裡面裝滿各種工具,有繩子、有刀等數樣。隨後兩人一起爬上了山。“你把我的頭砍下來……”
  到上山悉數拿出各種工具後,李某開始教王某如何幫自己的忙,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。但事後王某覺得不妥,未能如他願。
  在王某將李某的雙手捆綁起來,連嘴巴也用領帶勒住,最後用套馬桿一樣的繩子勒住他的脖子。
  期間,李某的手機響了起來,李某顯得更加急迫,連連催促王某:“快點動手,肯定是我老婆!”
  動手前,李某還表示要把他身上的手機、手錶都送給王某。王某說,他已經收下了說好的3萬元報酬,多餘的錢財他不要。不過,李某說反正扔在這山上也是浪費,他才收下了。
  李某還想把汽車也送給他,但被他堅決拒絕了。
  隨後,靠在兩株小樹上,李某“如願”死了。
  但王某不知道的是,李某早就買下了9份意外保險,總賠付金額達180萬元,受益人正是他的家人。而生意失敗的李某也沒想到,事情敗露後,他買的這些保險會成為一堆廢紙。
(原標題:做石材生意的老闆蹊蹺失蹤)
創作者介紹

過大禮

qg62qgpj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